查看: 1811|回复: 4

一个技术官员的人生感悟(转) [复制链接]

51job (离线)
积分
29527
帖子
62
发表于 2009-9-16 12:00:04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词: 感悟 , 官员 , 技术 , 人生
仒来自所谓的革命老区江西,曾在江浙以及广东等地打拼十余年,亲眼目睹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全部历程,更曾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从一个普通工程师做到大型集团公司的常务副总,其个中甘苦可以说是别样人生,别样情吧!

     多年前,当我放弃那种相对殷实、四平八稳的生活到江浙去打拼时,惋惜之声四起,压得我有些喘不来气,因为我确实学不会声声醉人的麻将,也不喜欢桌子上的觥酬交错。十多年的职场血泪以及惨痛的失败把我从一个只知道埋头研发设计犟牛一样的工程师逐步给拉扯成为一个所谓的‘职业经理人’,一个‘疯子和狂人’。多年来的感受就是:少提及自己的优点,多说自己的缺点;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优秀就误以为企业无法离开自己,其实企业离开了自己一样会生存下去;要多做多听少说,多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少些抱怨;白天替自己着想,晚上也要替企业替他人想一想。

    其间,我亲历了我国现代工业产业的飞速发展,看到了我们企业在生存期的特点以及发展期的困惑与无奈,不少血的教训教会我如何去扬长避短,规避风险与不确定度!但同时我也看到到高速发展态势下的某些可怖癌变!隐约窥视到貌似繁华表象下面的某些畸形躯体!接触了一些金玉其表,但却败絮其内的所谓企业,看到某些看似伟岸其实满腹名利以及做事不择手段的所谓‘老板’,也领略了不少励精图治在夹缝当中谋求生存与发展,甚至于敢把自己身家性命置之度外的‘企业家’们的牺牲精神!见识了一些‘无良’的所谓国家级专家以及号称所谓民族的‘精英们’;也看到了众多用青春活力以及健康为代价来换取一丝薄薪无奈的打工仔们!当然,最让人难忘的是那些众多的在无望中仍然执着坚持并谋求一线生机的企业以及他们的全体员工们,他们才是中华现代民族产业的‘脊梁’,尽管多数中小从政府单位那里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得到最多可能也只是些名目繁多的税赋与摊派!中国的产业能有今天,应该是得益于芸芸众生的奋斗与不懈,政府组织仅仅只是起了一个搭台唱戏的作用。

    本人也曾亲手参与创造了一些成果或者说是小小的奇迹。尽管中西合璧式的修炼使得我在特殊环境下对管理手段的运用小有心得与体会!有时甚至还有点纵横摆阖于游刃之感,但是专业管理和理念之于所处大环境下的‘人治’化的管理氛围比起来还是相显得过于脆弱与无奈!做为一个希望做‘长线’的管理者,我非常想看到我国现代工业产业以及工厂企业的良性发展,但残酷的客观现实却总让人无法高兴起来!一些虚幻的表象有正在掩盖着事物的某些本来!

    由于我国对科研管理的乏力,已使得我国的民用科技与创新管理难以得到公众的认可!我国科研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1.36%,而许多发达国家早就超过了3%。而我们这1.36%的统计数字里还不知道有无统计水份在内!因为我国的信用与诚信环境建设尚处在原始的初级阶段(在我国的政界、教育界、商界以及产业界里,谈起诚信之事确实让人汗颜,也使得我们在教育子女时显得十分得理亏!)。一些重量级的经济学家甚至在私底下说:中国在过去二十五年来对科研重视程度并不是那样特别的强烈和执著,但同样还是取得世界最快的发展速度,并由此推断:科研的重要性是相对的,而非像那些国际型企业巨头们所鼓噪的那样至关重要。可事实上,这些愚蠢的想法很可能会把我们的民族产业给送上断头台。纵观之前的国家科委系统以及现在的科技部系统的管理成就,以我国例年来科技经费的总投入与总产出之比(真正由‘科技’转变为‘生产力’的‘入出效费比’)来看,我非常之赞同并且建议应该把科技部的建制给裁撤掉!免得每年把几十亿给扔到水里去。

    我国产业各界的生存压力十分之巨大,大家都在为着生存而苦斗,无暇顾及长远的发展与规划!更不敢在研发与企业管理上动真刀子!2004年我国所谓百强企业的全部研发费用总投入也不过37.6亿美元,而象IBM、三星以及诺基亚等的国际型企业每家均超过了50亿美元,其差距之大,由此而可见一斑。企业研发投入的严重不足,使得我国的企业无法成为社会研发的主体。而发达国家每年的研发投入可以达到当年GDP 的2-3%,而我国直到2000年才达到达1%,在投入总量上仅为日本国的1/39,美国的1/52。另外,2000年中国的企业R&D 支出占总销售额的比重不足1%,而同期发达国家则为5-20%,世界500强则为8-11%。由于我们现行工厂企业的利润空间低下,使得我们极难步入良性循环,很多的企业只能是食人余唾。 2004年,韩国一家三星企业的利润就达100亿美元,而我国电子百强企业的总利润也不到41亿美元,其平均利润率不到4%,而跨国IT企业一般为 10%~30%,这一利润率甚至低于全国工业部门6%的利润率。由此可见我们的企业与那些外企大鳄很难同日而语,这条巨大的鸿沟只能靠广大从业者的智慧与努力打拼才有可能不被拉大,但以我们多数企业现有的那些做法来看恐怕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所产利润的大头都流到那些掌握有核心技术以及专利的国外大户手里去了,而为了能拿到这些蝇头小利,我们不得不去拼死拼活、流血流泪地去玩命(用玩命的说法是一点都不为过!)!怎的一个苦字啊!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的企业不得不拿出相当一部分的利润去做广告,不过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光靠广告的狂轰烂炸,而不去练好内功打好基础的话,最终只能是把自己给炸死,昙花一现的企业屡见不鲜,这在电子业界、保健品以及烟酒等业界早已有过不少的先例,但效尤者仍乐此不疲。时至今日,我们还有些出口型的电子企业对欧盟的RoHS以及 WEEE等指令仍然是一知半解,有的还在向我请教有关如何打擦边球的事宜,以至于无言以对,只能是哀其不幸而怒其不争!

企业利润率的低下,使得我们没有太大的本钱去做深层次核心技术的研发,很多情况下,我们的企业不得不去拾人牙慧或余唾,为了生存,一些企业有时还不得不去做一些所谓‘不上道’的事情,虽则有烦言,且为外夷所指,但也实属无奈,知识产权的问题仍将会继续困扰中国N年。由于诸多的历史原因以及文化的传承使得我们在Copy他人技术或产品以及利用与借鉴时,已经形成了思维习惯,鲜有汗颜!因为我们把其理解为合理的借鉴!就如同某些‘大家’在‘剽窃’他人‘文财’时的义正与词严那样!由于此风古已有之,以致很多业者由此而得出:投入多,周期长的研发应尽量加以规避,还是等着别人先去做吧,‘动’观其变,做白老鼠吃 ‘头道菜’的风险很大,尽管‘头道餐’的利润诱惑力很大。我们现在正在‘沦为’世界级的代工厂,尽管这些亚层次的生产代工哪怕是其规模再大、工厂再多也很难从根本上做到强国富民。

利润与成本是工厂企业每天开门的头件大事,正是它压得我们喘不过气了,终日为之疲于奔命,以致于一些消费类电子产品的设计师都快被它给逼成‘老年痴呆’了,因为很多常规设计思路与模式不能用了,常规的元器件以及设计原理都不得不做出应变!在工厂里听的最多的话就是 ‘省’,这个要省掉,那个也不要了;1.8V电源不要了,从3.3V电源里串二个二极管就凑合着用吧;该用的电感电容也不要了,更不要说必要的冗余了,磁珠全部省掉,射随器也去掉,运放缓冲也不用了,那就直驳吧,最多也就用个三极管凑合着吧;频率上限800MHz高频头内的低噪高放管省得连二毛钱的垃圾货都不想要了,有的干脆就省掉直耦算了!反正只要是功能可以出来就OK,结果做出来的多为一堆垃圾!一些胆大妄为的厂家竟然连安规件都敢去做手脚,0.75的电源线不但芯子敢减半,在其外绝缘层上也敢偷工减料,也不知道这些潜在的‘电老虎’杀手会让那位倒霉的消费者给遇上。不过,一些消费者也是 ‘幼稚’的可爱,一分钱一分货!厂家不可能老是赔本赚吆呵,价格要压得低低的,可功能却是一样不能少,逼得厂家只能去做文章,明明是无甚用途的花架子功能,结果被人蒙得团团转还在给人捧‘臭脚’,可对关健的东西却视而不见,希望我们的民众也能更多的回归理性,少些感性。价格竞争的无良与无序早已将我们的筋骨给大伤特伤了,你家产品的FOB价格是50美金,我就降到49美金!最后价格可能给血拼到40美金!价格恶战的狼烟四起,相互拆台,自相残杀,杀得是昏天黑地,伤痕累累,但得利者只有极少数的‘鱼翁’!

现在有一些的地方政府(官吏)在招商引资时得了严重的‘夜盲综合症’,急功近利与机会主义盛行,有的甚至于要‘全民’去招商引资,以致于只知道一味的引进、引进再引进!对来者不拒,对所谓GDP的曲解与滥用导致我们不少地区的经济发展战略格局呈现出多样性的空心与边缘化,基础不牢,后劲乏力,环境污染极其严重!我读研时的同学在就任江西省某开发区做管委会主任后,竭力要求我帮助引荐企业入驻,我就把几家做电渡与冶炼的企业给引荐去了,现在我只要一看到它们给当地带来的环境污染,我就深感罪蘖深重。

我们终日拼死累活的干,也只能是从那些掌握有专利或引领标准知识与技术的财团的嘴里抢得一点残羹剩饭,由于目前我们尚不具备掌握现代核心技术的环境与条件,为了生存与发展,机会主义、功利主义在政府以及企业的行为中大行其道!残酷的现实常常逼得我们不得不去做那些短、频、快的产品,去做二次开发的产品,去做那些投入不多且对产品技术战略要求不高的短线产品,而那些引领潮流以及方向的战略性的技术则只能任由别人来宰割了,我们只能是望而兴叹,以致我们的咽喉脉频频被‘外夷’所牢牢地扼制住,那帮‘催命鬼’今天向你索要专利使用费,明天告你侵权,把我们这些可怜的企业给整得要死要活的,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了。他们手放得松一些,我们的呼吸就顺畅点,企业的再积累也会好点。我们的电子产业,我们的汽车工业均有此类弊端在内,之于我国汽车工业曾奢想借助于引进‘外智’后再实行国产化以变成‘自己’力量的想法有如‘一枕黄梁’美梦一样,我们的电子工业也正在朝此方向演变!我们生与死的实际主宰者实际上并不是我们自己,而是取决于那些掌有重兵的‘大佬’们的战略和战术上的实际需要而定,我们或许只不过是他人‘轮盘赌’里的一棵棋子!我们的汽车工业表面貌似繁华但内在却是并非如此;我们的电子产业正在面临着新的洗牌,其‘气血’基础的瘠薄,后续的乏术都是殛待解决的问题。‘窝里斗’的现象也正在自毁‘长城’,就如同有关我国高清数字电视的标准问题,各家利益团体都在为了他们的一己之私利而去拼命撕咬对方,互不相让,都想置对方于死地,极难坐下来形成利益共同抗敌外御,那些可怜的主管当局则只会象个小媳妇一样出面来和稀泥;还有我们DVB的有关国家标准的争斗,也是大家咬得昏天黑地的。诸如此类的兄弟相煎,比比皆是,尽管大家都知道:鹬蚌相争,得利的只有鱼翁,但仍然乐此不疲于侥幸!我们现在缺乏的是管理企业的战略‘大家’,是懂得发展策略与经营战术的政府官吏,而不是企业的‘玩家’,更不是‘橡皮图章’!但从我国政府当局在处理3G问题以及一些垄断行业上,让人一时还看不到过大的希望。
51job (离线)
积分
29527
帖子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