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的原罪

2011年07月05日 21:07    诸葛孔明
关键词: 浮躁 , 原罪
交流的起点:

首先感谢所有回帖和关注的网友。因为下面主要是对异议和反对者的答复,这看来对支持/认同我的观点和心有戚戚焉的各位不公平,所以这里先对你们的支持表示感激。无论是对反对者还是支持者,随着我的观点的展开,今后可能你会转变以前的观点,反对的变成接受的,原来认同的也可能变成异议的,正如我对其他人的观点的反应一样。基于观点而言,你我都是平等的。无论如何,你的关注就是我们交流的起点。

BE POSITIVE:

以前知道,为富不仁,后来我才知道,成为富人之后才不再仁慈了。

刚出国时,干过很多杂工,当时语言不好,还要养家,第一份工就是中餐餐馆后橱洗菜,后来做 Pizza,送餐,做焊接工,电器测试,还做过管工和电焊。而最早的送餐经历让我印象深刻。送餐主要是靠小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当时每天送餐结束,老员工们都交流一下小费的情况。最初,当我送餐到豪宅的时候,在还没来得及发出感叹之前,先要幻想一下小费一定不少,心中不由得喜不自禁,可是在一次一次的失望之后,见到豪宅就不在报幻想了。有一次,到了一家破旧的房子,这个区也不好,都是穷人。小伙子住在地下室,一看就知道是租住的,他订了 30元的 Pizza,他和她的女友一起出来的,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雪已经冻得坚硬,开车都要小心翼翼地。他们出来后,小伙子满脸胡子差又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看到他们落魄的样子,不再幻想小费了,自己肯定都缺钱,哪会给多少小费呢,只要是别在付款的时候出现问题就好了。我照常的问候,送上 Pizza和账单,他们对我说了挺多的,我当时英语不好,没有听懂什么,只是傻傻的点头,心里那个烦,还要尽快送下一家,多送一趟,小费就会多点。小伙子拿出 45元交给我,正当我要把多余的钱还给他的时候,小伙子说,“ keep it.”这句话听懂了,他和女友对视一下,女友对我点头,就回地下室去了。当时我一晚送 10趟的小费也就 30左右。后来和前辈们聊,一个哥们说:还是穷哥们够义气。想想,还真是。上次回国,让盲人小伙子给按摩,他挺卖力气的,走的时候多给了他 10块,小伙子还不好意思收,硬塞给他,国内没有这个习俗。现在呢,想想,那些买大房子的“富人”,不能算富人,只能是中产,他们在社会中的制约最多,养家产养一家老小,还要进修,经济不好还要失业。真正的富人们,不会去订 Pizza的。富人们,挥金如土,用金钱买别人的劳动,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他们占有和可支配的社会资源最多,所以他们应该负有对社会尽更多的义务和责任。

在这个人人都知道的浮躁气氛社会中,什么亲情友情,在钱面前都是无情;一面喊着人伦道德,一面做着伤天害理的勾当;人们既趾高气扬又卑躬屈膝,失去了传统礼仪之邦应有正常人的风范;人们只顾当前利益,不想长久发展;只为自己利益,无视他人死活。以天性为理由,而拒绝人性;以自我为最大,无视人的社会性。

其实这繁繁总总,我要说,大家都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看,一个人活着就有基本的生存需要,而你吃你穿的每一活动,都是和他人的活动分不开的。人是自我的,不过很容易在自我中迷失自我,如果忽视当代社会中人生存的社会性,你我早晚迷失,就如同没有镜子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长得美丑,有了镜子才看见真我,人活在社会中,我们才能做真我,人活着,是活在社会中的。你不让他人满足生活的需要,看似你得到了最大的利润,其实,最终你的利润会化成乌有,你的利润早晚被他人以同样的理由和相似的手法剥夺殆尽,那么你得到的是什么呢?是短暂的欢愉,就如同现在人人都会感到不安全,因为你让他人不安全,他人让他他人不安全,最终也会让你不安全,这种不安全感的传递,最终会被无限放大,越不安全,越要从他人那里更多的剥削,好把更多利润掌握在手里,那么别人就感到更急迫的不安全,急迫的不安全会令人急迫地榨取他人。其实这些联动的一个内在机制就是:你我都是社会人。

说道这种社会效应,不禁令我想起了报恩,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报恩,恩人的恩情要回报,大恩不言谢,但是要报恩,别人救我一命,我要用生命相报。 于是我们还知道对自己有恩的人做回报。当然了,当今可能知道回报活着肯于回报的人都少了。于是,被救的姑娘嫁给了救她的小伙,开启了浪漫甜蜜的故事,的确是挺美好的。而一个外国的电影让我想了很多,它是 《 Pay It Forward》 (2000)。那是个雨夜,小伙的车坏了,一个老人给了她一辆新美洲豹轿车的钥匙,那辆车无偿地赠送给了他,小伙子希望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老人说,他也是来报恩的,只不过是要把他人的恩情,传递给其他人,而不是回报,他希望小伙子也这样做,也就是 pay it forward。两种报恩方式,一个是回报 (Pay Back),一个是传递 (Pay Forward)。前者,只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后者则会让更多的人得到恩情。更多的人得到恩情,社会正面情绪会增长。当我时常记起别人的好,哪怕今生今世无以报答,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也可能会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个能力,不要紧,只要可以时常想起,在无意间,你会把她传递出去,相信自己!

负面情绪在社会中是容易被放大的,而一切好的东西,都是不常有,在社会中不容易被传递的。我们作为普通人,没有人会强迫你我说:应该这样做,不应该那样。我知道,正如网友说得,人要生存。是的,你我要生存,尤其是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我们每个人生存得都很不容易,不过,当我们时常地静下心来,从小事做起,比如,看到一个帖子很令你不爽,在回帖前,手先离开键盘一会儿,让心境平静下来,因为当你静下心来之后,你可能决定不把那些负面情绪散布到网上,让他的负面情绪到你这里停止,避免影响更多人,避免放大你和他的负面情绪,做一个“终结者”。很简单,坏的事情人做起来很简单,不过人们没有注意的是,坏事早晚会被"pay back"的,这类似于中国人常说的报应,但是还不一样,报应注重一对一的报应,而实际中,负面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不一定直接表现在“报应”。做一个“终结者”可能需要修养,最初可能不易做到,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会让人在生活和工作中得到更多的收获。在西方社会,有教养的人都会避免过于 Negtive,无论是聊天,演讲,还是书信或者 email,凡是与人交流的时候,通过委婉或者正面的语言表述,也就是他们常说的 Positive。这是一种文化,一种习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会感觉自己更放松和舒心。社会是我们每个人的社会,不是他人的,不是政府的,不是官僚的,不是老板的,不是敌手的,是你我的,更多的负面情绪“终结者”,会有更多的收获。 Be Positive, Be Success。其实社会的权贵们,也就是掌握社会资源和权力的人们,那些领导们,法官们和官僚们,真应好好想想自己是如何对待社会的,反思一下社会如何对待你。

其实富人们,要是想自己的富贵日子长久,更应该施恩于社会,说句露骨的话,社会有最多的中产阶级——那些为了保护自己并不多的财产而倍加辛苦劳动的人——富人们的财富才会长久。不是吗?真的,是的。那么,富人们,你们应该培养更多的中产,让自己被中产包围,你的财富增长更稳更快。富人也是社会人。

教育 问题

人性本善吗?我想不是,坏事总是传千里的,好事总是不出门的。人总是见不得他人比自己好,你看看人心有多坏。其实人性善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因为认定人性本善,就恶意浪费善良;其实,可能,正是因为人性本恶,我们才呼唤善,善不常见,我们更应该善待和呵护她,不为什么,至少你我需要。

我们从小的教育,就缺乏关于人本身的教育,我们自己没有真正被自己发现过,我们看到的都是他人,于是我们迷失了自我。这不得不让人说说教育。

社会(Social)教育,在国外很受重视,他主要以不同项目的形式,对学生的参与社会/了解社会/适应社会的能力,进行培养,在项目中鼓励每个人发表见解,在彼此讨论和发表各自见解的同时,学会如何与人相处,了解他人的想法,体会个人与他人的互动关系;另外,在学校里不能只教好的,不说不好的,只说社会主义好,不说社会主义的现实有何种问题。这也难怪,到了社会上,才常见现在毕业了就骂老师的普遍现象。对比外国基础教育,我们太过重视知识本身。外国的社会教育很有特点,比如,这里的小学 6年级的课本中,会谈到国家的政治体系,什么是宪法,它的内容,历史上的政治事件,以及该事件是如何影响后来的法律修改的,而且还会提到,现在或者不久的过去,政府所做的错误决定,有的甚至可能至今没有被政府改正,不禁如此,他们会讨论和学生有关的具体问题,比如学校是否应该给准许学生使用手机 ,做决定的最佳方法,如何发觉偏见 ,宵禁法律是一个好主意吗等等。这样的教育,可以给学生一个社会的完整的正面认识,社会中存在不公平,重要的是自己如何面对不公平。

在他们的课本中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政治故事。 1938年之前,加拿大的一个少数族裔 Métis(是欧洲人和土著人的混血 )是没有土地权的,也就是说,虽然在 1763年有了关于土著人 (Aboriginal people)的土地权协议,但加拿大政府一直不承认 Métis族裔被包括在内。后来,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协会,通过 6年的努力,在 Alberta省成立了 12个 Métis的居住点,不久减少到 8个,后来在 1982年,他们的权力才被正式写在宪法里面, Métis与印第安人 (Indian)和 因纽特人 ( Inuit)人都被统称为土著人 (Aboriginal poeoples),而且他们都享有 Treaty rights,而其实这些具体的权力包括什么,加拿大政府,法院和土著群体,一直在探讨中。

宪法承认了,事情就完结了吗?没有。早在 1993年有两个 Métis族裔父子, Steve Powley和 Roddy,他们在安达略省射杀了麋鹿并做了一个标签写到“我冬天的食物”,一个星期后,加拿大警方对他们处以罚款,因为他们没有狩猎许可,违反了安达略省的“ Game and Fish”法规,这个法规规定了打猎,钓鱼等活动。而 Powley认为,他们有捕猎的权力,他们是依据自己的传统规则捕猎的。 Métis协会组织帮助他们把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在长达 10年的诉讼后的 2003年的九月,最高法院最后承认了他们的捕猎权不被安达略省的法规约束。之后各个省的 Métis协会,都和各自省的政府协商一个地方法律来切实保护他们自己的权力。

事情结束了吗?法院判了,而且是符合宪法的权力,这回 Métis可以高枕无忧了。现实,却是残酷的。虽然 Alberta政府和 Métis在 2004年达成了 IMHA协议 (Interim Métis Harvesting Agreement), 2007年 4月 1日,新上任 Alberta省的省资源部部长说,那个协议将被终止,而且政府会制定一个单方面的协议。在同年的 8月, Métis的组织回应说,他们将(重新开始)使用自己的涉猎政策。这里可以看出,民间和官方的摩擦。后面的思考题目是:有些 Alberta的狩猎协会认为, Métis的特殊权力,对他们是不公平的,那么你如何使用平等公正和民主的原则思考呢?其实呢,对于我们成人,肯定会从中发现更多的问题思考。

上面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教科书上讲述的真实的事件,它给学生们展示了真实社会中的真实画面,而不是经过过分美化的美好仙境。每个人做事都有不同,会有程度不同,如果我们自己和他人都正视错误,宽容占据我们心中,我们展现一下自己的不足,又有何妨?如果我们同样得到类似的教育,在我们幼小的时候就能够面对真实世界,那么我们长大后,是不是更内心坚强呢?

再说,什么是公义公平正义?前些日子流行的哈弗教授 Michael Sandel所教授的“正义” (<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系列课程,里面就充满了思辨的哲理。看上去,我们每个人都有的什么是“公义公平正义”的似乎是公认的尺度,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有人没有看过,真的建议去看去思考一下。这么一个连专家都无法全面解析的社会问题,让学生从小就开始思考和接触,这有助于他们在自我发现中建立价值观,他们真的幸运。

还有,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社会舆论影响司法审判的社会氛围,你认为这是进步还是退步?社会现实可能是,弱势群体只有依靠群体的力量才能战胜强大的势力集团,所以这种现象在极度不均的社会里,会成为一种流行,不过大家想想,现代社会的法律基石,就这样地被轻易摧毁,是我们的福气吗?当势力者过度使用自己的权力和势力的时候,其实也是自己失去权力和势力的开始,当你站在山头一览重山小的时候,你冲下山去是山下人所畏惧的,你的势头不小,不过当你到达山底的时候,你的势就不存在了,所以慎用你的权力。

创 新和持 续

创新是每个人的事,持续在我们每个人手里。前面已经说得很多了,相信,理解或者接受上面所说的人,也会理解我所说的“持续在我们每个人手里”的意思。在后面回答各个网友时,我说了关于盗版的问题和价格战的问题。

结束语:

其实还有好多要说,也是可以深入探讨的话题,比如 生活和生存,富人和官僚,甚至是教育,正义 等等,太多了,我们的社会面临的问题也是很多很多,时间和精力有限。
谢谢大家。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http://www.eechina.com/thread-70507-1-1.html     【打印本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文章

厂商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使用指南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电子工程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917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70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