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里的七彩人生

2009年11月02日 09:11    李宽
关键词: Fab , 七彩 , 人生
本帖最后由 李宽 于 2009-11-2 09:05 编辑

作者:董红(ddong@semi.org)

2004年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在上海开出高于国内5倍的薪水,挖走中芯国际80名工程师和80名操作工,当时Fab里的人才争夺战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工程师这个岗位,是生产型企业中最为主流和缺乏的人才,占生产型企业总人数的50%以上,而这部分占据Fab 50%以上的群体,却似乎一直是媒体的盲点。

工程师这个职业,曾是很多人儿时的梦想。看着电影、电视里工程师身穿整洁的制服,站在电脑或机器旁调试,那运筹帷幄的神情在我们儿时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身穿防尘服生活在Fab里的工程师更是给人一种神秘感。

Fab里的主角是工艺制造工程师,约占Fab里总人数的50%以上,而这些工艺制造工程师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负责量产,一部分负责技术研发。芯片生产出来之后,需要进行测试,这其中主要依靠测试工程师。分工明确而又需要通力合作,如此复杂的芯片制造工艺过程,在这些工程师的控制下按部就班地运转,他们每天在Fab里都做些什么?想些什么?他们的喜怒哀乐又是什么?

11.jpg

小D,国内某Fab薄膜工程处资深工程师

知道小D的名字与联系方式,是在SEMI China组织的一年一度的CSTIC技术研讨会的论文集里,小D热衷于参与CSTIC的论文投稿。笔者通过Email与小D联系了多次,对方都是因为太忙没能挤出时间接受采访,结果采访被拖了一个多月。

初次见到小D,年轻、阳光是小D留给笔者的最深印象。材料专业毕业的小D,当初毕业时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找一份工作把生活稳定下来。小D的同学大部分进了从事钢铁铸造、有色金属研究的国有企业,而小D的想法有些另类,他当时觉得半导体制造是属于很高科技的产业,自己如果能够加入这个产业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抱着这种想法,2003年小D加入了国内某Fab的薄膜工程处,在这里一干就是六年,从一名普通工程师做到现在的资深工程师。

Fab里工程部的工程师每天与机器、数字、图表打交道,单调而枯燥。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机台在运转工艺时有没有问题,通过电脑监控系统检查机台的工作状况。小D所在课负责几十个机台,如果是新人可能要花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才能检查完,小D每天只需十五分钟即可搞定。如果发现问题,正好又是重点机台,就要花很多时间与精力让它尽快恢复正常工作,投入生产。有时往往在电脑里只是看到一些表面现象,并不一定了解问题的本质,这时需要与值班工程师深入了解情况,察看交接班纪录,以清楚地了解状况,就此制定出一套计划。

作为Fab里的工艺工程师,机台每天24小时都在运转,但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否正常,这是工艺工程师最关心的问题。小D每天都要花上一到两个小时来通过SPC工艺控制系统了解机台的工艺指标是否达到要求,如果发现问题,就要通过调机让它回到正常状态。

这些工作已经占据了小D整个上午的时间,匆匆吃过中午饭后,小D的整个下午都要泡在Fab里度过。机台24小时运转,随时都可能有某个机台报警,需要工程部的工程师及时处理。如果发生突发事件,小D就要和相关同事加班处理。

每天日复一日,难免感到枯燥,如何在看似枯燥的工作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是决定一名工艺工程师能够在这个岗位工作长久的关键。小D刚入行时,一位老师傅曾对他讲:“刚来时,你会比较‘菜’,很多人会支使你干这干那,做一些很枯燥的工作,但你做每件事时都要从中挖掘出你可以学到的东西,即使是搬东西你也要搬出技巧。”老师傅的话给了小D很大启发,小D每天从检查机台状况、查看SPC图表这些看似很枯燥的日常工作中摸索规律,总结出一套高效的方法,自己也从中找到很多快乐。

工艺工程师一般做到四年左右会遇到职业瓶颈,会有一段迷茫或徘徊期,小D也不例外。那段时间里,小D一直在挣扎,是否要离开这家公司或者离开这个部门?最后促使小D留下来的原因是他的老板。

小D非常幸运,他的直属老板是一个很开明的人,他会将自己的感受与经验与他的下属分享。他问了小D几个问题:“你在这里工作几年自己的能力有没有提高?你有没有做好跳槽的准备?你跳槽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坦率地告诉小D,“如果只是因为工作上一时不顺利就跳槽,你有没有思考过造成这种不顺利的原因是什么?你可能是面对危机的能力不够强,难道换到新的环境就不会遇到新的问题吗?如果只是为了逃避而选择离开是不明智的。如果你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这里的工作已不能对你有挑战了,这时选择换到其他环境去吸收更多的知识才是明智的。”

老板的肺腑之言使小D茅塞顿开,他选择了继续留下来,正是由于这次选择也给自己带来了机会。由于先后有几名工程师选择离开了薄膜工程处,给留下来的人带来了机会,小D也在这个时期脱颖而出。

“Fab里的工程师最怕每天陷在机台里,几年下来没有任何创新,与刚进厂一年的工程师没有任何区别,根本没有竞争力。”小D现在非常积极参与业界的相关技术研讨会,写论文、投专利,小D从中获得很多乐趣与成就感,自己的能力也得到很大提高。

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小D并不是很满意。在他看来,男人到35岁应该有所成,好在小D的年龄离35岁还有几年,还有很多思考的时间。小D很希望有一个自己能掌控的事业,但他也十分清楚创业的风险与艰难,这种内心的挣扎有时让小D常常感到迷茫,自己今后到底要做什么?是继续作半导体工程师还是自己创业?小D还没有理清头绪。

12.jpg

老W 国内某Fab测试与产品部资深主管工程师

用“老”来称呼W实在有些勉强,尽管在这家Fab里作工程师已有十一年,但W看上去应该不到40岁。W所在的部门属于Fab里的TD部(技术开发部),主要负责产品量产测试程序的开发。当一个新工艺研发出来后,W所在部门负责做测试评价,以检验工艺是否合格,W和他的同事一起开发出一套测试评估程序,一旦中间出现问题,就要和工艺设计部门一起解决;另一方面,对于成熟的工艺平台,外面的客户利用这些IP模块、某种工艺平台代工他们的产品时,W需要花很多时间与客户协调,一方面要通过测试保证客户产品的可靠性,同时还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开发一套适合客户产品的测试程序。产品量产过程中还会有各种问题出现,如成品率不高或大批量失效,每当这个时候,W所在的测试部门也要介入,共同找出问题所在,以便改进。

作一名工程师曾是W儿时的理想。尽管大学读的是自动化专业,对半导体并不了解,但看到当时的“909工程”就热血沸腾,决定参与到半导体行业中。W 刚入行时作的是设备工程师,主要负责设备的机械维修。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力的提高,W先后换了好几个不同的岗位,从CVD、光刻,到设计、测试。最初,W 只想通过换岗位来找到自己喜欢或适合自己做的事,但几个岗位换下来,W感到自己受益非浅。“每个环节看似都有很多重复性的工作,但从每个环节中你都能学到很多东西。”W一路走来,对生产线如何运作,设备、制造和工艺人员如何工作等都比较了解,因此与各个环节都比较容易协调,事情在他手里也就更容易做成。

能够把事情做成是W在工作中最大的快乐。“半导体从设计到制造,系统相当庞大,从沙子做成芯片,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败都会造成整个产品失效,造成从设计到制造各个环节的劳动都白费,所以干半导体这行有时真需要有韧劲。”W深有感触地表示。

近几年Foundry的利润越来越薄,Foundry也越做越苦,尽管技术突破很多,量产也经常创新高,但员工的工资水平却看不到有很大增长。每次想到这些,W就会感到很痛苦。由于企业内部不断降低成本,造成员工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一个工程师要背负很多项目,特别是技术开发部门,很少能够按时下班,往往要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紧急时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甚至通宵都是很常见的。

虽然W做到主管工程师加班已经不太多,但W也经历过那段时期。由于W的太太从事通讯行业,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因此两个人经常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到家时孩子早已入睡,而早晨上班出门时孩子还在睡梦中,那段时间,W每星期只有周末才能见到孩子。

尽管工作强度高、压力大,W却已在这家Fab里生活工作了十一个春秋,已对公司有了很深的感情。在W看来,大公司为员工提供了一个平台,让工程师可以接触很多先进设备及工艺,这是小公司无法提供的。

从普通工程师到资深工程师,再到资深主管工程师,W前进的脚步还没有停止。W希望自己能够再上一个台阶,能够将自己的很多想法实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想法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可能会希望上到更高的层次来实现我更多的想法。”W踌躇满志地表示。

所谓保全工程师,顾名思义就是保障生产线24小时全天候正常工作。这个工作是Fab里最辛苦的,四个人翻班,每个人干12个小时,每天早上8:30进 Fab,晚上8:30才能出Fab。由于生产线上制品经常会出现异常,或有新交接下来的工作,小S的一天忙个不停。由于异常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人不能离开Fab半步。如果轮到晚班,情况更糟糕,因为晚班时工艺工程师都已经下班,他们就要对生产线全权负责,就像医院里值夜班的“全科大夫”。

中专毕业的小S,在这家Fab已经工作了11年,作翻班工程师也有三年了。小S对作TD的翻班工程师相当满意,因为在这里经常接触新项目,在处理各种异常情况时可以学到很多东西。通常保全工只需要按照TD工艺工程师安排的工作去做即可,但小S由于经验多又爱动脑筋,常常会发现一些问题,这时小S会去提醒相关的工艺工程师,如果他们接受了他的建议,小S会有一种被认同感;即使自己提错了,工艺工程师将自己的理解告诉他,小S也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从而对自己也是一种提升。

由于Fab里的工作时限性强,如遇到很急的Lot,而又有一些难度,作为保全工就会感到压力,一旦出错不仅是罚钱,给企业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有时也是无法估量的。一家国内著名的Fab里的一名翻班工程师,就是因为一时偷懒,没有和工艺工程师确认,一个Lot下去,一晚上损失100多万美元,这个工程师因此被开除。

“无欲则钢”是小S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他看来,人的欲望太多就会苦恼多,要想得到的多付出也就多。尽管作一名全日班工程师一直是小S的理想,但他知道这需要机会。

……

Fab里工程师的生活千姿百态,有的像小D那样正在为自己今后的道路迷茫,有的像老W那样踌躇满志,更有的像小S那样乐在其中。如何在枯燥而单一的工作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如何将自己在Fab里的生活与工作经营得绚丽多彩,这是每一个Fab里的工程师值得思考的问题。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http://www.eechina.com/thread-5065-1-1.html     【打印本页】
terrysun 发表于 2009-11-2 09:10:07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整个社会都在抓老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文章

厂商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使用指南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电子工程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9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70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