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应届生到职小白,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2016年10月12日 16:10    mwkjhl

最近一直在听许巍的《那一年》:

“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

那理想世界,就像一道光芒,在你心里闪耀着。”

那一年,临近毕业,可不正年轻么?每天除了毕业收尾的事情,都在讨论找工作的事情。跟同学碰面无外乎“你打算去哪发展啊?”“唉,我还在迷茫呢!”“哦,都差不多。”

等到论文答辩完了,吃完散伙饭了,同学们大多都回到工作岗位上了,只有我还在奔波于投简历和跑面试。

花两个月的时间跑面试,说好听的是累积面试经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多高不成低不就。其实并不是挑剔,我总觉得,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跟处朋友一样,它同样需要“缘分”。

那段跑面试的时间是住在家里面的,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尤其是唠叨的母亲总是让我感觉压抑。她认为,一个在校期间表现优秀,常拿奖学金的人怎么会找个工作要找那么久,是不是我在挑剔,进而教育我不应浪费时间,有差不多的就将就做着,先拿工资再说,实在不行之后再换。诸如此类言语,轰炸得我宁愿每天外出跑面试,也不愿待在家被念叨。

那两个月,我被找工作的事情弄得压力巨大,甚至是上网百度了“文科女有无出路”,被那些相同的经历刺激得整晚失眠,一度严重怀疑自己。

改变这一现状的事件是小侄子的出生。这世上多了一个跟我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小家伙,那段时间累积的压力似乎都随着他的诞生而化无了。想起他降临的那一天,我的心还是小颤小颤的。总归,一切心怀祝福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尽管他和他妈妈一起从产房里被推出来时,小脸蛋那么地红,还带着一些青紫,躺在妈妈腿间的他是那么的小,头发那么湿那么脏,但我心里还是涌出了一股强烈的欲望:抱抱他,抱抱他。

夜晚的病房非常安静,其他累极了的大人们在旁边矮小的家属凳上一靠便睡过去了。让辛苦的爸爸妈妈晚上回家休息,我自告奋勇留夜照顾小家伙,出生一天的小家伙怎么看都看不厌。每隔两小时醒一次,眼睛还是一条小缝,跟流氓兔一模一样,因为饥饿能把小嘴张得跟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只好掐着时间赶在他要醒之前把奶粉泡好、放温,在他急得要大哭的时候塞进他小嘴里,他吸允的力气是那么地大,还会无意识地发出“嗯,呃”的声音。看着这个急性子的小家伙,总觉得我的内心顿时变得好柔软。

弟妹住院那三天,我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白天跑着送汤送饭,晚上照看小侄子,睡眠时间很短,但却觉得神采奕奕,丝毫没有之前那颓废的感觉。不知是不是由于“人逢喜事精神爽”,感觉我跟工作的“缘分”也到了。

这个“缘分”说来也巧,有缘人是静姐,她弟妹也刚好住我们那个待产房。当时住院的时候有互相打过招呼,得知她也刚好是一枚完全的文科女,于是与她交流了一把,给了我许多启示。

静姐说,每年毕业之际,许多毕业生都会经历一段相当长的被称之为“迷茫期”的时期,在这期间,我们的心情可能会变得异常烦躁,也会感到莫名的空虚,找不到前进的方向,这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们没有明确的目标。那么要想有合理的目标设置,就应该摆正自身的理想目标和自我现实之间的关系,对自己做一个“SWOT”的全方位解读,了解自己的优点、缺点,外界带给自己的机遇和威胁。

静姐是一家做职业教育的运营总监,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人生阅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古人的话果然不假。我不再盲目去百度文科女有何出路的蠢问题,从审视自身开始。幸运的是,静姐负责的互联网平台“快点PCB”正打算招聘网络编辑一职,向我抛出了橄榄枝,问我是否有兴趣。

其实一开始我是蒙蔽的,对于一个纯文科生来说,表示是第一次听说PCB。后面经过初步了解,才知道PCB是印制电路板的意思,只要读电子的同学都知道。静姐的这个“快点PCB”平台主要做职业培训和提供众包服务,这个平台上线之后需要有文职人员来共同维护运营。。。。。。

深圳的夏天很长,不知不觉三四个月过去了。从迷茫苦逼的应届生到初闯职场的小白,我经历了许多。小侄子也长成闪闪惹人爱的“胖二代”,跟我感情好得不得了,在他脖子长硬了的时候,晚上我还会把他背在胸前去散步,面对面逗他笑的同时,也觉得过往的一切都如同浮云,只有当下是最可贵的。

“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奔跑,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

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

这首《那一年》依旧在单曲循环,愿我们都能守护好自己的理想,鲜衣怒马,一日看尽长安花。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http://www.eechina.com/thread-175840-1-1.html     【打印本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厂商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使用指南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电子工程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917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70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