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电子工程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liweishi的个人空间 http://www.eechina.com/space-uid-7988.html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探路者与烈士

已有 648 次阅读2010-3-7 14:52 | 关键词:

探路者与烈士

5

八十年代是我国改革开放最重要的年代。一切都在探索改变当中。是摸着石头过河,正好走到河中间的时候。刚刚起步的液晶产业正好遇到了这个危险区。

   人们不仅在寻找发展的途径,也在寻找更快的追上世界的步伐。

   合资的天马微电子公司并未给北京市液晶显示产业带来机遇。第一、二年的年报均是亏损,第三年大股东要求追加投资。北京市宣布退出。此后,天马微电子公司一路盈利,发展成当时国内最大的液晶显示器件厂。

   退出天马微电子公司的北京市液晶显示项目只能另寻出路。

寻找知音与资金

   当时的北京有两家液晶显示生产厂。一家是我们北京电子显示设备厂,一家是北京电子管厂。液晶显示器件的生产不过是这两家下属的一个不被重视的小部门。

这个时期是北京各企业的春秋时代,国营企业忙的是“断奶,自食其力”。着急的是饭碗,各个工厂实行车间班组的“独立核算,自负盈亏”,顾不上什么长远目标。无论企业还是国家都缺资金,有点钱也只能先顾眼前,那时的投入政策叫做“看苗浇水,水浇壮苗”。弱小的液晶之苗,自然很难喝到水了。

于是我们只好自己去找水。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找了多少家外资洽谈,总之,五洲四海,亚、欧、美,香港、台湾,拉上关系都可以接触一下嘛。但是,慢慢我们悟出了一个道理:合资引进要找的是:一要是知音,二要有资金。资金虽难,知音更难。其困难所在就在于我们小,太小了。一是规模小,一条线不过十几个人,也就是上百米的生产面积。一年干不了几千片产品,连本公司都看不上你。二是市场小,当时液晶显示器件的主要市场是在国外,为什么深圳的液晶发展得快,,因为那里是特区,做的主要是出口的生产和贸易。而国内液晶显示产品的市场还很小。很多人还不知道或不会用这个产品。哪来的市场?怪不得上级看不上。

要想改变这个情况,扩大规模吗?要靠投资,而且是大投资,不可能。特别是北京。扩大市场吗?下游应用市场还没形成。但是,推广应用的工作不需要大投资。

推广应用,开拓市场

对于推广和应用的重要性我们早有体会,早在我们开发低压荧光数码管时我们就是走的“边开发、投产,边推广、应用”的路子。

因此从84年开始,我们在车间内成立了一个应用组。出发点是推广液晶显示器件的应用,实际上,除有关液晶显示方面的应用产品推广外,在当时只要和显示技术有关的应用产品我们都做。甚至我们当时还开发了我国第一个“大型磁翻转三态显示器”和北京市第一个“大型LED点阵显示屏”。我们还为美国的“奥梯斯电梯”开发了平板气体辉光数码管模块。应该说这个决策非常对,不仅推动了液晶显示的市场,而且弥补了液晶显示产品的经济收入。使我们这一小滩在厂内一直是个盈利单位。在整个企业产品结构调整中得到了保存。并进而争取到了一个“未来利润增长点”的地位。

随着推广、应用工作的开展,我们也更加认清了:液晶显示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大市场。而且只有形成一个既有可靠的材料供应来源;又有自身的规模生产;还要有一个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时;才能使液晶显示形成一个能够自我维持,自我创新,自我投入,自我发展的液晶显示产业。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产业链。

而所有者一切,不是一家企业能完成的。为此我们和北京电子管厂的液晶分厂联合多次向北京电子办公室(电办)提出联合建议。我们的最初设想是:利用我们厂专门为液晶显示器件生产设计、新盖的几千平米大楼将两个液晶生产单位合并。但是,由于体制和各单位自身的利害,以及各厂的领导的认识不同等因素。没有办成。

自力更生,寻求生存之路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后期,1988年是液晶发现的100周年。天马微电子公司生产线更新,要将老线卖掉。我们找到北京市西城区政府,由计委下面的一个公司出面投资了20万元,将这条旧线买下。而我们液晶显示车间则独立出来成立了“北京市西城区现代显示器件厂”。实现完全的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时值89年的亚洲经济危机,历经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大浪淘沙的国内企业开始了一轮重组合并。当时,北京市最大的电子行业龙头企业“北京市牡丹电视机厂”刚刚合并完“北京市昆仑电视机厂”,又在北京市电子办公室的撮合下开始了与“北京电子显示设备厂”的合并。成立了“北京牡丹电子集团公司”。这时液晶电视已经开始呼之欲出。牡丹集团公司经理陈杰看到了液晶的发展前景,拿钱将我们从北京市西城区赎回,成立了“牡丹电子集团公司现代显示技术分公司”。

虽然得到了集团公司的重视,但是由于合并与经济危机造成的伤痛已经使牡丹电子集团公司大伤元气,无力再对液晶显示进行规模投资。只能确定一个保守的“保苗待机”的策略等待时机了。

为了促进北京液晶产业的发展,我们努力做了三件大事:

1.    联合北京电子管厂液晶分厂万博全和北京有关液晶界的同行和单位在“北京电子振兴办”的领导下制订了“北京市液晶产业发展规划”。其中,“北京电子振兴办”的孙亲仁教授做了大量至关重要的组织、协调工作。功不可没。

2.    与北京电子管厂合作在保利大厦主办了“北京市第一届现代显示技术展览会”。为北京市液晶产业的发展作了重要的宣传和推广。

3.    推动由北京市科委投资组建了“北京市清华液晶工程中心”。

此时北京市也把液晶显示列为北京市十大重点发展项目之一。确定了“产、学、研联合发展”的方针。

但是,至此之后,由于各种原因。牡丹电子集团公司的经济形势日趋困难,已经无力、无暇再顾及液晶的发展。最终使“牡丹现代显示技术分公司”壮烈牺牲。成为典型的新产品开发的“烈士”。

而“北京电子管厂液晶分厂”也逐渐消亡壮烈成仁。

由“北京电子管厂液晶分厂”走出的万博全到了“北京市清华液晶工程中心”。现在则转战在OLED的新战场。走出的高林等人兴办了“北京顺光液晶显示技术公司”。

由“牡丹集团现代显示技术分公司”走出的李维諟成立了“北京嘉仕维技术研究所”。继续做着液晶配套技术和应用开发方面的工作。并编写、出版了几百万字的多本有关液晶显示应用技术方面的书籍。走出的孙瑞海长期转战在国内和美国等地的液晶显示器件生产第一线。成为真正的实力派液晶生产方面的专家。

至此,北京市液晶显示产业开始走上了新的旅程。翻开了新的一页。

 作者:原  北京牡丹电子集团公司

          现代显示技术分公司经理

        北京嘉仕维技术研究所所长

李维諟

2001.01.25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