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电子工程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Limi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eechina.com/space-uid-38950.html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一周要闻

已有 1165 次阅读2011-8-29 08:53 | 关键词:

 
【一周欢呼】卡扎菲下台

8月24日,在一片庆祝的枪声中,叫Abdul Hakim的黎波里居民对BBC说;“我们将建立一个新国家。我们将向前进,不再向后看,与全世界所有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他说的时候,街上的人们在分享蛋糕、饮料,互相拥抱。“这是人民长久以来对自由的渴望。今夜每个人都享受到了自由的味道。”

卡扎菲倒台了。

而就在8月21日晚,央视评论员张召忠还斩钉截铁地说:“卡扎菲已经坚持了5个月了,我认为再坚持到明年这个时候也是不成问题的。”

当然,央视还是与时俱进的。卡扎菲倒台后,立刻制作专题,曝光这位之前在央视节目中以节俭形象出现的独裁者,原来一家人都过着奢华生活。卡氏之女住的别墅有兰博基尼等豪车数部,且曾为了修建游泳池,强拆了一个社区诊所。媒体人唐建光对此感慨说:真是老朋友墙倒央视推啊……

针对卡扎菲倒台,南方周末特别发表社论,其中说:“一个现代社会的人,不会仅仅满足于恩赐的温饱。卡扎菲或许忘记了艾森豪威尔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人民只要温饱就能够满足,他们还不如呆在监狱里’……”、“二战后,鉴于法西斯极权的惨痛教训,联合国得以成立。这使得一个国家残酷对待自己的民众不再是‘家事’,关起门来虐待孩子的家长,已不能被文明的邻居所接受。联合国的章程实际确立了这种国际干预的正当性,‘国际执法’越来越多地成为了现实。这让萨达姆和卡扎菲们始料未及。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还是卡扎菲们转变得太慢?”

不过我们也不必这么严肃。八卦两个:

1、嘟嘟美女:卡扎菲忌讳别人称自己为总统,而是喜欢别人称自己为“革命领导人”。有一次,外国记者在采访时称呼他为总统,他立马打断并满脸严肃地指出:利比亚没有总统,一切权力都归人民。“如果我是总统,就不得不面对四年或五年一次的选举”。

2、据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报道,利比亚反对派在洗劫卡扎菲住所时发现了一本名为“我亲爱的”私人相册,里面放满了卡扎菲珍藏的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个人照片。

网友四一哥评论说:得知卡扎菲单相思赖斯之后,我虽然还是不相信爱情,但坚硬的心也有点小小的柔软起来了…

网友蔡佳Netease狡猾地发现:但美方发言人称卡扎飞的爱好“令人作呕”也真的是不会说话呢~~~

专栏作家陶短房则认为是反对派的阴谋:公平地说,收集众多美女的扎菲是否会青睐赖斯型……反正给政敌抹黑是惯技,穆斯林社会尤其吃这套,我相信扎菲如果有机会杀入班加西,给这伙“反贼”屋里每人栽赃一本苍老师写真全集也不是不可能。

相比八卦,中国人也许更应该关心自己的资产存亡。

新浪财经:【中资利比亚项目金额超200亿美元 损失暂难估算】截至今年初有26家中资企业进入利比亚,涉及200多亿美元项目,主要分布在住房、铁路、石油、通讯领域。而目前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已摇摇欲坠,对于这些中资企业来说,当务之急是如何保全当前的财产以及“后卡扎菲时代”的决策评估。

当然,就历史的高度看,最重要的是独裁者倒台了,虽然卡扎菲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财新网:【10位著名独裁者的结局】卡扎菲遭遇全城搜捕,穆巴拉克被审判,本·阿里逃亡,萨达姆绞刑死亡……独裁者长期执政,甚至长达数十年,最后多数因涉嫌腐败或犯罪被赶下台,进了监狱或上断头台。(点此进入http://photos.caing.com/2011-08-23/100293745.html

中国确实是一个警察国家((微言宋听(8.20-8.26))) - 四一 -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一周苛政】房产证加名税

近日,南京率先出台新政策“房产证加名征税”,要求对进行婚前房屋产权证加名的房产所有人征收契税。南京此举的背景是《婚姻法解释(三)》出台后的房产添名高潮。婚前房产契税税率3%,计税价格为评估价格一半。一套估价100万房产,要加个名,要缴契税1.5万元。加名后离婚,将以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8月25日,国税总局称暂时未听闻总局内部在研究实施意见,南京征收“加名税”属于地方政府税收行为,短期内不会在全国推行房屋“加名税”。

网易长春网友忍不住赋诗云:作恶也没底气,放风试试民意,一看反响过大,赶紧又把谣辟,自己智商本低,还想与民角力,次次只增笑耳,不过禽兽之计!

作家宋鸿兵则戏谑说:一个小伙子说,我爷爷说他娶我奶奶时用了“半斗米”,我爸娶我妈时用了“半头猪”, 到了我娶媳妇的时候, 用了我爸妈“半条命”。
【一周尴尬】央视主播的反击
新闻晨报官方微博:【央视被指误报“卡扎菲被捕”消息,两位主播微博反击】央视援引路透社误报的“卡扎菲被捕”消息。网友随后贴出央视此前探讨“微博底线”截屏,建议“央视妹纸”与微博互相宽容。主播胡蝶微博回应,这是“断章取义”,因为央视几分钟后及后续节目中,均严肃更正为误传。刚入驻新闻联播的央视主播郎永淳也予以声援。

事后胡蝶迅速删除回应微博,郎永淳则没有删帖,像新闻联播一样充满正义感。
 
【一周争议】李昌奎再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云南李昌奎案重审改判死刑,让人们把注意力从结果是否公正转移到程序是否公正上——重审改判是否受到干预,干预是来自舆论影响,还是党委批案?

法律学者贺卫方微博评论说:1,我不赞成滇高院改立即执行为死缓,奎太残忍,改判理由难以服我;2,自己虽然倡导废死,但决策应或出自立法,或由最高院昭示并把握,以免尺度不一;3,立即执行改死缓,并非畸轻;4,未见滇高院审判的程序缺陷或腐败因素;5,虽有抗诉等审监程序,仍以维持滇高院终审判决效力为宜;6,滇高院重审又改为斩立决,司法权威荡然无存。

另一位法律学者萧瀚则在微博中将此案的反复无常称为“烙饼司法”。他说:中国的司法就是烙饼司法,有司强奸完了,民意也可以来强奸。任何正常法治国的媒体都不会热衷于将疑似轻判但并无司法腐败的终审刑案翻出来供大家喷口水,以便把罪犯搞死,只有毫无法治常识国家的媒体才会有这种杀人兴致。让板砖来得更猛烈些吧,我永远厌恶死刑。

两位法律学者的哀怨分量不足,因最高法院院长早在2008年就响亮喊出“判不判死刑要以人民感觉为依据”的口号。(点此进入 http://163.fm/L0QGwC0 ) 

“带着民愤的司法就没有一双干净的手……”网友在一位律师的博文后如此回复。
 
【一周无奈】天津彭宇案

22日,网络热议的“天津彭宇案”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现场,声称被撞的王秀芝老太情绪激动,甚至一度失声痛哭。车主许云鹤则称自己是“好心助人反被讹”。

法律学者何兵微博评论说:天津司机许云鹤救人遭索赔案法律要点:一、证据不能证明也不能否定撞人时,认定未撞;二、"不排除被吓可能"判决理由可笑,丑人不敢上街。三、车辆是否买保险与是否撞人无因果关系。四、法院应借此案将南京彭宇案纠正过来。五、此案应伸张规则,不宜调解。

媒体人魏英杰则提醒说:所谓天津彭宇案,事实让人扑朔迷离,真相尚且不明,目前恐怕不能急着下结论。舆论在评点议论案件时,不可把话说死,更不能轻率贴标签,以免被人揪着鼻子走。舆论批评目的在于呼吁真相、追求正义。至于最终如何判决,则有赖于司法机关的独立审判。舆论不能取代司法,司法应遵从事实和法律,这样舆论与司法才能取得相对平衡。

但更多人表示出愤怒与无奈。网友赖捷说:善良已成为自身安全的最大威胁。世人都犯了罪,没有一个义人。

大约同时,江苏南通闹市老妪被栏杆活活卡死,无人上去救援。有女子称,看到时还在动弹和吐白沫。当时很多人在围观,谁也不敢上前。推测其可能发病后靠栏杆滑下,头不慎卡住,窒息而死。

文化学者朱大可微博评论说:恶的逻辑是——不救是一种罪,救人是更大的罪。这就是道德领域的所谓“中国模式”。
 
【一周聚焦】摸奶哥

某国企管理人员邓嘉林一边开车一边抚摸副驾上女子的乳房,被电子眼逮个正着,照片也流传到网上,并在微博上被广泛围观,网友称之为“摸奶哥”,并人肉搜索出其真名、住址、工作单位乃至电话号码等。邓嘉林认为,公安交警部门侵犯了其隐私权,将提起诉讼。

作家肉唐僧对网友人肉搜索之举不以为然:摸奶司机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职务和门牌号码,全人肉出来了。不是公车,不是公务员。有人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吗?有人觉得需要道个歉吗?

网友星河舰队则为人肉搜索寻找合理解释:至于公众的狂欢,我愿意理解成为社会情绪的体现,它是一个不特定的群体,从某一具体的事件中,通过不同的角度释放不同的情绪。公众出于对国企的痛恨等原因,乐于见到国企的管理人员“出丑”(如果把这件事定义为公众所认为的“出丑”的话),我觉得是一种社会情绪的表达,这种情绪的基础是理性的(比如对政府的不信任、对国企和一些企业的不满等)。

作家十年砍柴则认为,处罚摸奶司机可以,但不应将其照片流出:公权力部门为保障公共利益安摄像头,只能用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如其超速可用来做处罚依据。但除此之外有义务保护其隐私权。现在这个照片流到网上,显然是公权力部门侵犯了这位先生。若不得到追究,后果是灾难性的。国民将在“天网”里无秘密可言。

在我看来,中国确实是一个警察国家。公民私下摸奶的照片可以被警察部门无码流出,而网络上大大小小的道德警察又一哄而上,围观,起哄,谩骂,人肉搜索……一个最没有基本道德的国家,却每天都上演着最热烈的道德审判,这难道不讽刺吗?
 
【一周疑云】他死得真巧
 
8月22日上午,“7·23”事故检查组到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公司检查时,董事长马骋心脏病突发去世。通号集团是甬台温的列控设备提供商。

他死得也太准时了吧?

媒体人周斌微博质疑道:马的熟人称马无心脏病史。从埋车头到马之死,线索到哪哪出事,感觉有人一直在试图切断线索,这是为何?下一步呢?

同日,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在做客新华网时称,7-23事故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可以避免和防范的责任事故。7-23动车事故调查组已掌握了对事故原因分析、责任认定的大量证据和信息,下一步就要进入事故责任的认定阶段。中国通安则称,马骋的突然离世和‘7-23’事故无关。

我忍不住想起少年时代的好朋友古龙大哥小说中的一段话:如果你想等捞饱了钱,然后退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就算仇人不杀你,同行的人也一定会追到你,追到你完全不能说出秘密时为止——不能说出秘密的人,在这世上大概只有死人一种而已。
 
【一周新语】医跑跑

8月24日深夜,上海宝山区宝钢医院手术室突发火灾,起火时手术室内一名接受截肢的全身麻醉病人正在手术,事发时至少6名医护人员在场,发现隔壁房间起火后相继撤离。手术台上的病人则无法逃离,最终不幸身亡,死因可能是窒息。

跳着舞的孩子:这是个什么样的时代?我不知道。但这必是一个道德迷乱的时代,曾有领导先走,现在又有医生先跑。到底千年道德标榜的中华历史还留存下什么?撇开贪官污吏不谈,先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在这样的社会里,不要谈什么信仰,不要谈什么尊重,正如陈丹青那句:去他吗的,在中国活着最重要。

仅仅悲伤和愤怒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叩问与反思。

正如南都评论所言,医生抛下病人不能止于道德批判。当一个病人把自己交到医生手上,这本是一种信任,更是一份生死契约。“医跑跑”不但跑掉医德,更跑掉做人底线。但抛开医德的层面不说,医院管理至少有三个问题必须追问:1、火灾的发生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没有相应的消防措施给予补救?2、医生及护士的紧慌失措,说明消防和救护能力不足,意识淡薄,医院平日进行过类似的学习、演练和培训吗?3、在紧急情况下,为什么医院没有相应的应急措施?尤其是在手术室如此关键的部位,火灾轻易发生,之后全无应对,只有匆匆地逃离,看到的是一片混乱。假若有相应的应急措施,只要付出了努力,哪怕是略尽人事,即便仅给病人一个带水的口罩,或用灭火器进行自救,都可以减少良心的罪过和责任上的过错。

另有评论人指出,当道德失去最后的威信,最好的办法便是法律的挽救。无论《职业医师法》还是《刑法》,都对医师的职业道德有所规范。而《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对医疗事故罪作出了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医生自己跑了,病人因为灾害死了。这样的一幕,如果还不算“严重不负责任”,真不知道公众情何以堪?在大街上遇见灾害,各自逃命不救人,对普通人而言,可以有,但对警察来说,不能有;而在医院,医生同样不能丢下病人不管,这是职业赋予的使命。因而,必须参照《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给医生严厉处罚。
 
【一周引退】乔布斯

乔布斯本周三辞职,苹果新任CEO库克致信员工说,乔布斯“建立了举世无双的公司和文化,我们将忠于这种公司和文化,它已经融入了我们的DNA”。

乔布斯辞职后,苹果股价狂泻,最多跌幅超过6%。乔布斯的辞职,也令众多苹果迷鼻酸,因为辞职之后,极可能就是辞世了。

让我们温习下乔布斯的一段话吧:“你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要浪费时间活在别人的生命里,不要迷信教条——那意味着你将活在其他人的想法里。不要让他人的意见的噪音淹没你的内心。最重要的是,永远要有勇气去跟随你心与直觉,只有它们才能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 

当然,苹果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黑苹果的机会,这则段子也悄然流传:三个苹果改变世界。一个诱惑了夏娃,一个砸醒了牛顿,一个握在乔布斯手里。这三个苹果代表三个阶段:性欲、求知和装逼……
 
【一周八卦】“失足妇女”若小安
 
若小安,22岁,坦承自己是一名“失足妇女”。近日在微博中讲述自己另类的生活和情感,引来9万多名粉丝关注,不乏带V的名人大佬。若小安微博签名档为:“我一直是个你们床上的玩偶。身份特殊,不关注任何人,也不希望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敬请理解。”

摘几条微博给大家看着玩儿,就我个人而言,不是闻香猎奇,而是感慨唏嘘。

“有一个大学教授,在看到我房间里的书的时候很惊讶,他问了好几遍这些书你都看过吗。我都看过,但我不打算和他讨论书里的内容,我说你可以去和你的研究生讨论,你来这里,是因为你是个寂寞的男人,而我有年轻的身体。”

“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很照顾我,除了做爱的时候,他像父亲一样疼爱我,他曾说要给我买个房子,但我觉得那样就不是我了。年后一直没联系我,开始以为他出国了。前几天忍不住短信他,回说胃癌刚刚手术过。我不知道他的生命还有多久,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这就是我的悲哀,永远只能活在别人的隐私里。”

“有一年,我神魂颠倒地喜欢一个客人,他每次来都那么疲惫,头发有点乱,衣服皱皱的。我说:你要不嫌我的钱脏,我给你买衣服吧。他说穿回家会被发现,我说那就来我这里时候穿,走的时候换下来我给你洗干净烫好等你下次来穿。其实我只是想在自己衣柜里挂一些男人衣服,那样我的衣服就不那么孤单了。”

“有一个客人一段时间经常来,熟悉之后也常常聊他的家庭和工作,算是知己。有次另一个客人送了我件衣服很好看,可惜大了。我给他说,你拿回去讨好你老婆吧。第二天他打电话跟我说,他老婆穿上高兴得要命,他却哭了。从那以后他再没有联系过我,但我不知道他能回到他老婆身边多久,这就是人性。”
 
(宋石男 新快报专栏 )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