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电子工程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左左的个人空间 http://www.eechina.com/space-uid-18918.html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转】不安分的过去,安分的现在,将来?

已有 716 次阅读2010-10-16 14:54 | 关键词:

写这个主题,主要是描述一样自己过往的几年的生活。01年到10年,主要分成三个阶段,大学生活,研究生生活以及工作的生活。开始写的时间很早,因此现在做一些补充和修改,甚至是注释吧。

01年入大学,现在来看是一件久远的事情了,从现在这个角度回过去看以往的种种,有得有失,喜忧参半。

我的大一大二都是在读书中度过的,告别了基础的学科,诸如高等数学和大学物理,告别了模拟电路和数字电路,还有电路分析(基尔霍夫定律,戴维南定律)之后,我开始觉得学得那些东西似乎毫无用处,除了一堆奖学金证书和学校的优秀学生证书之外,似乎自己少了一些什么网络评论员,表现在总是觉得很心虚,对未来的工作缺乏掌握。大二的暑假,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进入电工系的实验室的资格。感叹一下我当初的勇敢,只是从BBS上看到有招募学生打杂,在里头因为不是同一个系,里面一个老师都不认识,竟然勇敢下决定冲过去看看,并且怀着忐忑的心情和一个老师说:“给偶个机会吧,我会好好学习和做事的”。
大学时代,电子竞赛是两年一次的。在我们系来说,由于规模较小,大概也就是60个人的样子,因此往往派出大三的当打的学生参与。我们这些大二的参加,我们就这样遗憾的被系里光荣的牺牲参与的机会了。在实验室的生活,我度过了一年的有意义生活,回顾一下几位让我记忆深刻的老师:

1.文:硕士毕业后留校,沉默寡言,非常和善;

2.鱼:签了2年**契换取读研的机会,异常能说,经常教育我很长时间,通过各种杂七杂八的知识和经历,通过他的唾沫星子让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失败者,什么都不懂

我的项目经历是从一个买个电热壶开始,做个电子设计中心的Demo(至今好像还留在那里呆着)。里面的器件很少一个单片机,一个模拟转换器,控制个简单的固态继电器,几个LED的显示,我做了一个PID的程序和对应的一个VB的上位机程序。当然还帮着老师燕做一些传感器的实验设备校验,也做些试验,参与修改实验指导书并且在上面还留下我的痕迹。

失败的事情是DSP方面的事情,几个月看着书拿着DEMO板无从下手。鱼给我指了一条路,学了一些Labview的,那是2004年初,当初只有LV6.0,连7.0都没出来。在实验室的生活其实很平淡,没有太多的情节,我觉得暑假的到来自己也许要换换空气,学习和经历一些新的东西。

在鱼大的鼓励下和推荐下,投了GE的一个实习生职位,悲剧的没有任何回音。
通过BBS找了一个国企的机会做测试软件开发,离学校不远,骑车过去20分钟,开始觉得有点神秘并且高级,组装火箭和飞船基地,倒是吓倒我了。工作可以说很轻松了,就是做几个程序,控制数据采集卡控制伺服电机(拿个多功能的NI的E卡给松下伺服电机控制器发送控制信号),用数据采集卡采集信号,就是这么简单,一点点地从测试一个摩擦制动的产品,叠加到5个产品,五合一测试台。我汇报给杰(这是一个本科生5年从普通工程师爬到全厂技术总监的“超人”)。,单个移动测试台,还有同步性测试台。当初我算是初出茅庐,前前后后八个月,报酬大概在3K多。

从现在来看,这是一种长期的剥削(虽然我开始也是生手,但是工作量还是不小的),那边招了不少应届生来接替我的工作,毕竟是保密单位,是不容许实习生进进出出,要么过去任职要么结束,而我已经签了读研的合约。

因此思量着去干点别的事情,最后又是通过 BBS找了一个事,在私人企业干事情,一家加前台加老板一共五个人的公司做程序,搞得是一个电路板测试台的上位机软件。碰巧的是与隔壁班的同学一起去的,他干了6个月,蛮久的。

 

中间穿插着另一个重要的事情,鱼大的同学在NI工作,那段时间他们部门缺人,招得人还没有到职。一堆人转到别的部门,鱼大就找我看看是否愿意去,当年我对NI还是很崇拜的,在万分艰难下,去面试了。最后我竟然面试通过了。据面试官S说,看我操作很熟练的样子,可以试试看。其实S自己从阿朗工作两年出来去NI也是重新学的,每天做些支持工作。用LV到不是很熟。

转过不提,在NI待了两个月,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其实在那里没干啥子事情,做了几个Email的问题解决,因为顾及到有客户满意度反馈不好跟踪,就没让我继续深入下去作了,我剩下的活就是测试一些Issue,当年NI的LV中文论坛刚开,偶就专门负责那个事情,也叫网.络.评.论.员,只不过去解决问题罢了,当中穿插着考驾照(我爸搞出来的事情),写论文。忙碌了6月,7月两个多月。因为不好再签一个月,8月就离开了。走的时候当时的内部销售头ZH告诉我,在NI工作三年和读研三年以后再次申请NI是两个事情,不过因为大肆初就办妥了保送本系,只能相对无语。

总的来说,前两年在读书,保证了我的保送。后两年不知道在干啥子,天天奔来奔去的,搞得东西不是很多,感觉04~05年在高校学个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资源有限,学校也还是以理论为主,似乎都不给我们这些本科生机会,身边的哥们除了准备出国的那批都是在等毕业。

01年入学的时候,系主任告诉我们本科生有7K的薪水,随着我们的毕业,本科生的薪水在不断的下降,到我毕业的时候大概是在3.5K左右。而目前交大的学生的薪水大概只有2.5K,但是物价涨了太多太多了。当初我们的老师给我们描绘了本科三年升职,充满着机会和挑战。到了我这代,就没啥机会了。

很庆幸05年是个大年,大部分同学都找得不错。当年我也希望着研究生毕业能找个好工作,找个好媳妇,做个好工程师,真不知道为啥子世道变得这么快。 

PS:新增加一部分吧,应该说我经历了一段不算是太功利的教育。老师们并没有开设那么多嵌入式和单片机的就业教育,还是从理论上给我打下了较为深厚的基础。每个人的大学生涯都有不同,不过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写下这么多,并不是请各位现在的工程师来评判我的文章是不是小学文。去年写的时候是感慨和回顾。现在的修改是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在当时看来很大的突破,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台阶。也没有人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毕竟要把握自己的生活轨迹和就业方向实在是困难之际的事情。每一份经历都是一份财富,我坚信这点,也希望每个在校的和出来的朋友们,过得不是那么顺利的时候,第一考虑下是否应该坚持下去。第二考虑哪里有更好的开始。做工程师都是不容易的,希望每位学弟都顺利,也希望每位工程师能工作开心一些。

在8月底的时候,偶竟然有机会去帮助偶的师弟们参加电子设计竞赛(只是帮助,偶导师主管这事,被拉去抓壮丁了),当初师弟们(有两个都跟了偶导师)选了一个电流源的题目,选了一个电路(悲剧在反馈部分是错的,分析不出来,调试也调不出来)。更悲剧的在于偶导师因为劳累过度,因为帮忙调试了一整个晚上,身体吃不住,去医院作了一个大手术(导师太要强了,平时不注意休息)。偶一整年就被放羊了。

研一又同矩阵论和数值分析耗上了,不过看了7天书就考试也挺佩服自己的。两个实习机会,一个是当初NI推荐的,去Motorala实习,但是HR要导师签字,短信试探被打回来了,于是这个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后来过完年再次面试得到Honeywell的机会,再次遭到导师拒绝。总结一下,导师的想法永远和学生有些不同,导师一般不会允许学生去实习,哪怕事情不是那么多的时候,对他来说有一个团队的学生需要管理,一个去了就是羊群效应。

又是很偶然的机会,遇到晔,一个充满干劲的人,大我一届。当初他给个公司做非标的产品,燃料电池的喷涂系统,买了个雕刻机,把控制板拆了,自己买驱动器买运动控制卡做系统,有帮他做过一点点事情,然后就被忽悠上了。晔想创业,于是一大群(招兵买马10个人)热血青年开始干了起来,捣腾了不少事情,当时有两个方向,主方向是点胶机(国内已经做了不少了)次要的业务是一个背光模组的检测。因为干劲十足,向老妈借了2w入股,干得热火朝天,现在想来,其实当时人太多,技术实力也不强,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尝试了很久,从年初1月份一直做到7月份。我做了不少事,不过不得其法,反正也就是做程序搭系统顺手一些。

导师到7月份已经基本恢复健康,悲剧也就发生了。当时导师把偶租借给老师J,老师J博士毕业刚留校,手里接了个项目,船厂做一个多路温度采集热电偶+热电阻,非常崩溃的发现,学校里面基本没有产品的概念,我们的技术和设计方法甚至比委托方都要落后一些,可想而知的结果。在公司的梦想破灭之前,我去了一次深圳,一次东莞调试程序和系统,正好和 J老师的事情冲突了,我发现我对这些事情的处理最后的结果就是悲剧。总之在另一个租借的师兄勇的帮助下,系统是做好了,不过因为设计的问题,意见很大。最后我有力不出的罪名是逃不掉的,公司的梦想在现实的打击下毁灭了,苟延到10月份,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J老师的事情,导师对我意见很大,由于倒是休息了一年,很多项目都是放羊,我就一次一次被丢到了充气机改程序,从汇编到C语言,最后调试整板的工作,到后来液位测量的硬件调试,中间穿插着和师兄斌去调试医用电刀的功率稳定问题。学校永远是一代问题积压一代问题,随着这些动荡的任务交给我,我也就只能动荡的接手,尽力去完成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最最郁闷和崩溃的事情是,我的毕设是一个没有接下来的项目,等到我毕业那天,都没能买到实际样品。我的任务是仿制一个日本的有轨式载人的东东,技术上没有啥子东西,为了完成硕士论文的任务,我将一切能加上去的东西都加上去,最后偶的论文成了一个大杂烩。

所有的一切都摧残着我的神经,似乎一切都是看似美好,实际深深体会下来都是那么的艰难。工作的方向我坚定的认为,我不做测试,不做软件,我一定要整个硬件工程师。为了达到这个目的,8月份在准备论文的时候就开始看大量的不懂得东西,比如VHDL(这玩艺压根没有应用场合),深入了解着关于小信号测量和调试的所有需要的知识,包括运放,噪声,这些东东。但是很奇怪的是,当年Fluke,Aglient都不招硬件,NI的面试第一轮就over了。

在偶然的机会里头(再次偶然),到了Lear这家做汽车电子了,没有笔试,只是和当时的硬件主管狄谈了3个小时,我说了一个小时,剩下的都是他在教育我。最后告诉我我通过面试,我承认我再次被震撼了。

我想谈论的大概就是我研究生的2年半的经历,从实习中拜托出来的我,应该说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与精力去参与自己创业的梦想。应该说当时想的是,有人有梦想总应该试一试,总是可能成功的,但是那么想也是那么做的。现实很残酷,我被逼着退回来,重新参与学生生活,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轨迹,面试工作,但是路是一不一样的,尝试也是有成本的。
我们需要完成的梦想和希望做成的事情,没有足够的积累是办不成的,你只能选择一个方向才能把一个事情做好,事实上我现在还这么认为的。在做事情之前一定要选择一个坚定的方向,虽然随着时间会改变当初自己的想法。不过我觉得经历即财富,有了不同的人生经历,才能面对不同的困难和挑战,采用合理的方式面对。
08年过完年,就兴冲冲的去公司报到,怀揣着美丽的梦想,当时股市虽不济,但也是全民炒股的高峰,盼望着奥运行情,很高兴公司没有人在炒股,大家忙忙碌碌的样子,让自己很有干劲。刚进去的时候没有电脑,用的是同事杰的电脑,当时他在美国training,据说当时9月进公司,12月出国还是让我憧憬了一把。

3月的时候开始分配做一些项目,穆算是我的第一任导师拉,他出道很早,中专毕业就出来干活了,至今干了 10年了,对偶这种零工作经验的人,还是很佩服他的。开始的时候帮着他干活,一部分申请样片的工作,当时申请片子很容易,报项目,报产量,告诉供应商用在什么阶段,主要干着收发员的工作。赶上那时候有个产品作设计验证(硬件设计的一个重要阶段),上了一趟产线,看着SMT线跑着回流焊的工艺,我觉得和学校区别真的很大。

4月份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经理LB(噩梦的开始),一个牛逼轰轰的家伙,自称是我师兄(同学校同专业,后调查为一老师的在职工程硕士)。LB是个极端控制欲的人,在这段黑暗的时期里,偶最凄惨的是一周三次被叫到办公室,谈我多么没有工程师的热情,没有工程师的sense,为了工作而工作,不够主动,不够积极,还提出若干种不切实际的做法。往事不堪回首,忽略LB。

频繁变化工作内容的动荡似乎困扰着我,从5月份开始做一个美国项目的胎压测试系统的传感器部分,同时做着国内胎压检测的接收机部分的工作。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前者停止研发了,因为供应商地主要芯片不满足要求,后者因为国内客户的取消订单而夭折。

当时公司的情况是工程师的队伍扩展的飞快,从我刚进去时10多个硬件工程师,到八月份的37~38个人只用了短短五个月的时间。因为项目有限,我被拉去给德国人的LED车灯做成本优化,接触到资料后努力去熟悉这个玩艺,因为各种原因取消了。刚刚熟悉这个玩艺的我,被丢去和工程师杰一起做韩国车身项目,项目内容其实很简单,东西也很少,但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Checklist,花了当量的时间去做这个,还有验证设计功能参数(最坏分析)。当时比较忙也比较辛苦,但是比较充实,看了大量的资料,对比了福特和通用对车身模块的设计要求,学习了公司四个研发中心近3年的 Lesson Learn, 完成了福特硬件设计检查列表的整理工作(把每个项目搞清楚前因后果)。

LB带给我的噩梦似乎淡了一些,但是高兴只是暂时的。一个公司永远存在的派系斗争,充满着政绩工程,充满着没有逻辑的领导。我被布置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一个任务是一个光纤通讯模块,在大电流注入的设备上用(公司买了一部分设备,其他配件没有买)。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我申请了样片,测试了传输系统,画了原理图,但是可惜公司不批钱做板子。第二个任务是需要开发一套不知道什么名堂的测试软件,取代那个BCI设备的软件,LB根本不知道这个工作量有多大,而且在仪器提供商不提供支持下,这个工作无法完成,也不可能完成。

在这段时间里面,我努力去做一些我能够做的事情,在2月份的时候,当时因为要支持混合动力的美国的工作,我被临时调过去做最坏分析,和同事平一起完成12个左右的case。主要是我负责大部分,平负责帮我校验,完成后交给美国的同事复核。

在这段日子里,公司开始了大大踏步地裁员(到目前我们剩下16个人,几乎少了2/3)每天看着别人走。因为项目的进展和公司技术高层的变动,LB卸任了,我的苦难日子也似乎到头了。

公司的员工开始减少,项目没有增加,突发的各种各样的技术问题让大部分的人心力交瘁,同事们开始从被裁到裁公司。我开始和同事平以及我们的leader苑开始干活,从开始的学习到后期的工作,随着报价项目一个个停顿陷入了停滞,似乎没有很实际的动手的工作。我只是忙于给美国和西班牙的研发中心做着最坏分析,为一个国内的项目的设计方案做着硬件设计的解析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动荡和停滞是公司的主旋律。我们这些员工如同浮萍般的忍受这一切。在公司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 一个人干不成太多事情,你只能从一件件开始,整合身边的资源,努力去干成一点事情。
* 一个外国公司最难能可贵的不是它的技术,而是他的设计流程,以及遵守流程的工程师。
* 外企到了中国似乎都不打算做研发,中国的领导也不打算让自己的工程师做研发,前者希望中国的同事给他们做杂事,后者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够照搬国外的设计。
* 工程师不是需要凭着自己的经验去设计,而是按照流程把每个部分的重点勾勒出来,尽快地发现可能存在的风险,通过分析和实验验证来排除潜在的问题。
* 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很难。

工作已经超过1年半了,发生了很多事,有喜有忧。面对着公司的荣与衰,人也在沉沉浮浮的过程中翻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