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电子工程师薪酬大揭秘:虽不及明星,倒也悠然自得

2009年12月25日 13:12    51job
关键词: 北美 , 工程师 , 明星 , 薪酬 , 悠然自得
在北美的工程师拥有非常不错的薪水,这些薪水是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对现状很满意,至少根据他们对EE Times年度薪酬和观点调查(EE Times Annual Salary & Opinion Survey)所做的回答可见。

今年,通过对接近1600个回答问卷的工程师的调查发现,美国工程师的中间层收入(包括津贴)为10.88万美元,稍微高于去年的10.43万美元。相比之下,欧洲回答问卷的工程师的中间层收入刚好超过6.1万美元;日本工程师的中间层收入为6.54万美元。

美国工程师的生活并不是无所忧虑。对于工作的安全性以及把工作外包给较低成本的市场—主要是欧洲和南亚,人们有着深深的担忧。然而,美国工程师的年度补偿几乎比他们最近的竞争者高40%,他们有理由为现状感到满意。实际上,稍微超过2/3(67%)的回答问卷者表示,他们对事业和雇主两方面都满意。只有14%的人表达了对立的情感。

回答问卷的Cirque公司的Paul Vincent以雄辩的口才总结了这种主流情感:“我是一名工程师,一名最普通的工程师,”他写道,“我总是喜欢在创造性解决问题之中的冒险和挑战,喜欢探索一种让设计行得通的方法,并劝告其他人让我来完成任务。其它的大多数事业仅仅提供我所喜爱的工程设计当中的一部分乐趣。”

在欧洲的工程师当中,56.8%回答问卷的人表示,他们对工作满意,但是,不满意度也高达27%。在日本,84.6%的工程师回答说他们“满意”(26%)或“有点满意”(58.6%)。调查样本今年在北美刚好不到1600人;在日本为1900多人;而在欧洲为16?人。

薪酬增长,但不多

正如在总补偿中的变化所显示,在北美样本中整板的薪酬增长被集中在4%的范围内,这大约与生活成本的增长相匹配。多数回答问卷的人(48.7%)表示,薪酬增长在2%到4%之间。整体而言,在北美和欧洲每5个工程师当中,有4个获得了6%或不到6%的薪酬增长。在欧洲,超过65%的工程师的薪酬增长未能达到最高的4%。在日本的回答问卷的工程师当中,只有37.8%的人表示获得了加薪;而20.2%的人表示实际上为减薪。

对在北美的主要美国公司采样得出的薪酬相对停滞增长的事实,反应了对经济的普遍忧虑,并且对可能存在的问题发出了信号。几年来,参与调查的许多工程师都表示了跟海外较低薪酬的工程师竞争上的担心,并且害怕在美国和其它地方的工程师威胁他们的生活标准—甚至它们的生计。

美国工程师最关心的两个问题集中在外国的竞争上。离岸外包被引证为35.4%的人所担心的主要影响。此外,16.3%的人承认,他们对H-1B签证雇用的水平表示不安(为外国工程师在美国临时工作而办理的特别签证),并且51.7%以上回答问卷的人表示对外国竞争的担忧。

今年61岁的DRS Technologies公司的工程师Roger Landon总结他的挫折时说,“我们被告知,我们需要更多的H1-B签证,因为公司找不到工程师。可是,工程师是现成的,首席执行官不想付钱罢了。”

在政府服务部门工作的34岁的IC设计工程师Joe Lauinger更坦率地说,“我认为外国工程师将充满美国的依赖于工程师的公司,创造他们自己的分拆公司和关系,占领各个管理职位,并最终控制该行业。富有工程师的国家将操纵我们的工业。”

性别、假期和压力

调查还发现,在全球范围看,电子工程师仍然是由大多数男性主宰的专业。今年北美回答问卷的人当中,只有90名女性工程师,占5.7%。在欧洲,占有率甚至更低,为3.1%;而在日本,问题是甚至无人被问及。在所有的工程职位中,目前妇女占总数的14%,其中,大多数从事化学工程专业。比较而言,在法律公司中,17%以上的合伙人是女性,而据 The Boston Globe的报道,医学系学生的半数以上、医院实习医生的42%是女性。在一大把表现不佳的工程职位中,卡车驾驶从业者当中的女性占5%。

至于假期时间,调查发现,美国和欧洲的工程师存在长期的不一致。在回答问卷的美国工程师当中,78.3%的工程师表示挣了3个多星期的假期,但是,只有 53.9%的人表示他们用完了假期。在欧洲,95.1%的工程师至少获得了三周的假期,而78.4%的人表示,他们用完了假期时间。

对于许多回答问卷的工程师来说,压力就是工程师容许的时间有限的潜台词。回答问卷Shaun McMaster认为,精疲力尽是职业病,“我很少看见50、60岁的工程师,我看到的那些都是在找出路的老工程师。我仍然喜爱工程师这个行业,但是,我 40岁了,并且已经希望尽早退出工程师这个行业,转到压力小一些的行业。”

婚姻、孩子

一则好消息就是,与公众相比,工程师似乎过着非常稳定的生活。他们有比普通人更好的教育。他们趋向于呆在同一个工作,服务于同一家公司(我们的调查发现,平均在一家公司工作的时间为7年)。大多数工程师为已婚(81.2%),并且他们的离婚率低(4.1%)。

“成为工程师并维持你的技术领先水平需要大量的工作、奉献和时间,” Avnet 公司的一个现场应用工程师Matthew Burns说,“经过多年获得工程教育及建立事业之后,它需要勤奋和稳定来维持。我认识的大多数工程师为了维持他们日常生活的稳定,都倾注了同样的奉献、勤奋和时间。”

回答问卷的Kenneth Rousseau表达了同样的心情,“工程师在他们的个人生活中似乎像天生保守的人,特别不欢迎变化。在职业上我们已经造成了如此多的变化,因此,憎恶在我们个人生活中的变迁或许与此有关。”

预测新技术

展望未来,28.3%的北美回答问卷的工程师预测,下一个对工程师最好的机会将是“绿色”或环保科学。在欧洲,35.1%回答问卷的工程师一致同意,可见他们的观点更为鲜明。

一位美国的工程师Michael Bandel充满热情地说,工程师在他们的工作中不仅仅要具备绿色环保意识,而且要对整个社会具有更广阔的视野,他认为,社会一直是“愚昧无知”且早已受到迷信的影响。“工程师有责任掌握并应用他们的科学专门知识。然而,我们都有义务掌握基本的公民、经济、历史、艺术和生物科学等等学科,” Bandel说,“这种毕生知识应该在??观点和对我们环境的处理的应用中达到顶点,包括在那里所包含的所有生命。”

对于北美来说,今年在“最有趣的技术”比赛中的优胜者是嵌入式处理器,占52.2%。系统级芯片紧随其后,占46.9%。排名靠前的20%分别是Linux、系统级封装、纳米科技和WiMax。在欧洲,最大的三个优胜者分别是嵌入式处理器,占57.5%;系统级芯片,占47.9%;以及系统级封装(SiP),占 30.8%。RFID、3G无线电和纳米科技总计排名第四,占28.1%。

在比较新的技术范围上,回答问卷的工程师也传递了不太热心的判断,北美和欧洲的工程师都表示,流媒体(12.6%)、XML及其它脚本语言(11.4%)、及3D封装(9.8%)最提不起工程师的兴趣。

回答问卷的工程师高度一致地认为,他们的公司是市场驱动型公司;82.8%的人强烈或有点赞成这种观点。有83.4%回答问卷的人表示,他们能够感觉自由地与老板对话。几乎85%的回答问卷的人表示,他们对从事的职业感到满意,但是,46%的人说,在过去的5年中他们的公司对工程师的尊重程度下降了。57% 以上的人表示,整个社会已经失去了对工程师的尊重。

一位工程师—Kevin Cousineau—表达了这种交织在一起的情感。“我需要准备好当我的美国技术/工程公司在美国关门的时候到海外工作,”他说,“如果我行的话,未来30年我还要做工程设计。解决复杂问题所需要的创造性是相当令人愉快的。”

底线是什么?超过7成的工程师—如调查中测得的那样—仍然会把工程职业推荐给他们的孩子们。

正如Vincent在他的散文中所说:“工程设计就像一首优美的歌曲和舞蹈,它需要大量的协调,在最终表演以前的实践中会出现大量的失败。最终产品的品质直接与公司的综合才能有关。它也需要良好的频率控制、降噪及不确定性计划,并且常常当事情不按计划走的时候即席创作。”

作者:David Benjamin,2007年11月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http://www.eechina.com/thread-6977-1-1.html     【打印本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文章

相关视频演示

厂商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使用指南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电子工程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9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70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