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68|回复: 0

抢购硅谷体现台湾人哨兵式思维 [复制链接]

贾延安 (离线)
积分
183662
帖子
419
发表于 2009-7-8 10:59:14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词: 硅谷 , 抢购 , 哨兵 , 思维 , 台湾人

中国台湾地区的产业界始终保持着一种哨兵般的嗅觉,即便是在这场寒意料峭的全球衰退浪潮中。当美国人哀叹硅谷或沦为一片荒烟漫草之地,台湾人已经开 始在大举抄底硅谷。台湾地区高雄市长陈菊和台北市长郝龙斌接连前往硅谷招商,而此前,台湾神通、联发科等众台企早已开始启动“捡便宜买创新,大手笔抢购硅 谷”的行动。台湾人把采购硅谷公司,当成一种拾漏:一方面低成本获得新技术,另一方面则有助于扩大市场。

我们认为,台湾人举动有着颠覆性的意思。首先,全球科技创新的市场价值转向正在发生改变,从技术转往服务,从美国转往亚洲。自国防产业、半导体、电脑、到互联网,硅谷历史上已发动过四次创新革命,目前正酝酿新一轮的变革,一场全球创新范式转移的产业大战已然揭幕。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正是战场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新 的变革标志性事件是:数月前,硅谷最后一家半导体工厂,英特尔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总部旁的D2工厂正式关闭。从此,硅谷彻底没有了“硅”——它极具象征意义,说明主导硅谷的市场价值链已经转向!现在硅谷的价值核心再也不是 需要大量技术与资金的半导体产业,而是更强调传递与服务为价值的“无硅”产业(例如生物科技、绿色科技)。

推动硅谷“无硅”化的动力或者颠 覆力正来自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台湾地区的低价电脑驱动硅谷重组架构,中国大陆的市场则使得硅谷企业往亚洲倾斜。硅谷当领头雁领导全球技术发展的集中式架 构,逐渐改变为横向扩散的“睡莲式”分散架构。过去,硅谷是科技产业的领头雁,在往前飞的路途上,不断把低附加值的制造、生产、丢给后面的跟飞的雁子。现 在硅谷是全球科技池塘一朵研发与设计的大睡莲,在池塘里,同时还有其它平行的睡莲在各处蔓生。

其次,新的全球创新“金三角”正在形成,过去 全球创新的链条关系,正在从硅谷、台湾地区的密切联动,转变为硅谷、台湾地区、中国大陆的三角关系。这是敏感的台湾产业界正在考虑的问题。事实上,在中国 大陆这一角色出现之前,从台北到新竹这一百公里长的台湾科技走廊,一直和硅谷保持着亦步亦趋的紧密关系。随着中国大陆出现,硅谷、台湾的脐带关系正在伸展 为新的三角架构。

这包含着台湾人的全部野心。他们认为,现在台湾地区人才、资金、技术齐备,只欠市场这一块,如果能够连结中国大陆市场,“ 应该更大胆地和硅谷脱钩,并且取代它成为龙头老大”。以台湾地区联发科公司为例,联发科就是因为把市场设定在中国(而非美国)而胜出的典范,它专注于市场 服务与行销,以破坏式创新的模式抢攻中国山寨市场,抢得TI等欧美芯片厂商的份额。

“Taiwan Inside”取代“ Intel Inside”——应该成为我们关注全球创新“金三角”关系形成中,最须留意的现象。拆解一年数以亿计的大陆山寨手机、上网本,从芯片、零组件、印刷电路 板、面板到组装——这个破坏式产业背后的真正后援是台湾人。这就是所谓的“陆皮台骨”,替代过去的“台皮硅骨”。

毫无疑问,台湾人抢购硅谷也是害怕大陆日后“如法炮制”。没有市场腹地的台湾地区其实非常清楚,即便它是这个三角关系中最具有学习欲望和学习能力的一方,它的稳固性还是最低的,所以它必须无限地加强自己的上进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使用指南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电子工程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9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702
回顶部